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宁波城建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搜索
热搜: 地铁 高楼
查看: 773|回复: 2

长三角一体化,不仅考验上海的格局,更考验上海的胸襟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87

主题

364

帖子

3537

积分

设计院总监

Rank: 6Rank: 6

积分
3537
金钱
3509
威望
60
注册时间
2017-9-7
最后登录
2019-3-18
发表于 2019-2-21 09:2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学术汇议 2019-02-21 06:30:00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汇议君说】君以为宁越敏教授在下面这篇演讲中提出的几个观点,值得重视。一是从社会整体公平角度看长三角一体化国家战略的本质;二是流动创造公平,在新时代利益固化改革唯艰的背景下,顶层设计成为流动的推手,或许是坚定改革意志的某种折射,也成为改革之方法;三是城市研究中的“嫌贫爱富”之现象需要警惕。以上仅是汇议君一家之言,就教方家。
以下为演讲内容
早在2005年,建设部就组织编制《长江三角洲城镇群规划》,包括了沪苏浙皖三省一市的范围。我承担了其中的《城镇化动力机制和城镇化质量研究》专题。2008年,中央提出包括沪苏浙皖三省一市泛长三角的概念。我在2009年时发了“泛长三角地区城镇化的机制、模式与战略”一文。当年,召开了沪苏浙皖主要领导座谈会,安徽省正式进入长三角的范围。
为什么我们现在要谈一个更大尺度的长三角?这是因为长三角的概念本身不断在变化,因而有不同的空间尺度。比如2016年国务院批复的《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包含了三省一市共26个市。这个尺度既不同于泛长三角,又不同于传统的15个市的范围。
长三角经济区缘起于1982年。当时国务院批复的上海经济区仅包括上海加苏州、无锡、常州、南通、杭州、嘉兴、湖州、绍兴、宁波等9个市,宁镇扬尚未包括在内。虽然其后上海经济区办公室被撤销,但1992年,上述13个市和舟山市共同成立了“长江三角洲城市经济协调会”。其后,泰州成为地级市,形成日后长三角核心区15个市的范围。最近,上海提出打造江南文化品牌。江南文化的地域范围基本上就是以沪宁杭甬为轴线,也就是说今日长三角属于吴越文化区。
言归正传,我一直认为现在的城市研究是有缺欠的。全球城市概念提出后,国际上通常只关注GaWC(全球化和世界城市研究小组)提出的世界城市网络最高级阿尔发级里的40多个城市,其他城市基本上无人关注。国际国内的这种研究现状,概莫如此。伦敦大学地理系的罗宾逊教授认为,这种研究体现了欧美中心主义,广大的普通城市在地图上是“脱落”的
这种情况在中国也是如此,研究者和媒体多关注北上广深,或延伸至所谓二线城市。具体到长三角城市群研究,也是这样,大多聚焦于15个市的范围。15个市以外的地方,很少有人去关注。比如安徽省,江苏的徐州等。像淮北的阜阳、宿州等地,很少有人关注它们和长三角核心区有什么关系。而事实上,淮北长期是上海和周边城市的能源供应基地。但如今,由于长期挖煤,当地面临地表塌陷的生态问题。因此,仅从长三角核心区谈长三角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是不够的。今天我们这个会没有安徽学者的身影,我对此深表遗憾!
2016年,上海的人均GDP是12.46万元,即便是在长三角核心区范围内也不是最高的,南京、无锡、常州、苏州、杭州的人均GDP都超过了上海,宁波和上海几乎相同。甚至连镇江这样一个城市,人均GDP也超过了上海。江苏省,苏南人均GDP达到了15万元,苏中是10万元,而苏北只有6万多元。浙江省也有浙北、浙南的差异。我们再来看安徽的人均GDP差异,合肥是最高的,8.8万元,和湖州差不多相等,但淮北阜阳人均GDP不到2万元。
由此,我们看到长三角三省一市的经济发展水平分成了三个层级。长三角核心区,除了嘉兴和湖州稍微低一点以外,人均GDP都在10万元以上。如果用购买力评价法进行计算的话,这15个地级市人均GDP相当于2万美元,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平,这是一个小的区域。其外围人均GDP在6-10万之间,主要是安徽省沿江地区,苏中和浙江中部等地区。再外面是第三个层级,人均GDP2-6万之间,是基础比较弱的地方。安徽省淮北有些县人均GDP不到一万元,只相当于一千多美元。如果考虑到美元贬值的因素,那么淮北很多地方的发展水平仅相当于我国80年代的平均水平,比发达地区落后差不多30年。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如何考虑长三角高质量发展?高质量发展无非就是效益和公平的问题。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讲是效益,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讲是公平,再加上生态方面的考虑。未来的发展应该兼顾效益、公平和生态。其中,社会公平需要考虑区域发展差异的问题。我们之所以把长三角15个市的范围扩大到三省一市的范围,实际上还是遵循邓小平的那句话,就是先富起来的地方,应该带动其他地方的发展。如果三省一市之间的差距一直那么大的话,很明显,是谈不上高质量发展的。现在,人均GDP最低的阜阳不到2万,最高的无锡和苏州已经达到了16万,阜阳只有无锡和苏州1/8的水平。
如何推动长三角一体化的高质量发展?我想应该从构建城市网络的视角考虑。我们知道,现在已经进入到网络社会,城市网络是一种复合网络,包含了经济、社会、基础设施等各个方面在内的网络。只有在城市网络里来确定各个地方发展的主导方向,以有利于人流、物流、货币流、信息流的互通。
我们可以大致把三省一市构成的长三角划分为核心和边缘两个部分,核心区就是15个市,其他地区属于边缘地区。从核心边缘的角度看,它们之间的发展差异是否发生变化,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2000年的时候,核心地区的人均GDP是1.8万元,边缘地区只有5770元,两者比值是3.18。到2010年,核心地区的人均GDP上升到6万元,边缘地区增加到2.9万元,两者比值下降到了2.05,也就是说区域差异缩小了。为什么会下降到2.05?因为2000-2010年间,核心区常住人口从8200万上升到1.1亿,而边缘区人口则从1.12亿下降到1.04亿。其中安徽省的常住人口比户籍人口要少800万人,就是说安徽省有大量人口外出,主要流出地是淮北,以及皖西山区等地,而江浙沪就是安徽人口外出的主要目的地。苏北也有大量人口流入苏南或上海。由于边缘地区有大量人口外流,他们在流入地赚取收入,而按常住人口统计的人均GDP也提高了。这说明人口流动是有利于社会公平的,这是我的基本观点。
今天,产业布局的整体格局已经基本形成,我们很难在淮北或者在浙南布置新的大规模产业来吸收农业剩余劳动力。边缘向核心地区的人口流动,即异地城市化,是缩小区域发展水平差异的重要途径。
最后的总结就是,我们在关注长三角高质量发展的时候,要关注社会公平,要提倡人口流动。经济发达地区,应该以更宽容的胸怀来接纳边缘地区人口的流入,带动边缘地区共同发展,实现社会整体的繁荣富裕进步!
作者为华东师范大学中国现代城市研究中心教授,本文根据2018年12月19日由上海交通大学中国城市治理研究院、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主办的“长三角一体化如何落实新发展理念”研讨会上的演讲整理而成,经作者授权独家发布。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50

帖子

293

积分

禁止发言

积分
293
金钱
229
威望
0
注册时间
2019-3-11
最后登录
2019-3-14
发表于 2019-3-11 22:34:39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看禁闻http://t.cn/RxkPOKp 点击访&#38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87

主题

364

帖子

3537

积分

设计院总监

Rank: 6Rank: 6

积分
3537
金钱
3509
威望
60
注册时间
2017-9-7
最后登录
2019-3-18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宁波铁路 于 2019-3-12 11:51 编辑

发错地方,删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